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舞(sundance)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读读写写,写写读读。精彩一直都在!

 
 
 

日志

 
 

原创自传【看不透的人生】连载一百零六  

2015-05-25 09:48:40|  分类: 【原创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百零六章【曾姐的来历】

 

当我和涵涵就如何看待peter这个问题上,在露台上经过一番推心置腹地详谈后,我的心里头感觉暖暖的,满脸洋溢出掩饰不住的喜悦!我一边和涵涵坐在露台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继续聊着天,我这才真真切切地闻到了一阵阵浓郁的,自己最喜欢的那种薰衣草的幽香。眼看着夕阳快西下了。

万丈霞光沐浴在远处的山岚上,坐在露台上我的双眼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地吸引住,我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走到北面的露台边上,往下鸟瞰那片樱花林,心里再次感叹了起来:“难怪,刚才peter会孩子气地嚷嚷着立刻要下去纵身其中,绿油油的树林底下,隐隐约约地看到一片片淡紫色,在微风中荡漾出诱人的清香,那样的色调以及那样的香味,一定是个浪漫幽香的天堂。”

就当我刚要回头来招呼涵涵过来,也一起来和我分享此时此刻的美丽心境时,楼下突然传来了几声嚷嚷声,除了有网流星的声音外,怎么好像也听到了司机子淳的声音呢?子淳不是休假回老家了吗?

正当我在心里开始嘀咕着,涵涵也跟着站了起来道:“小妹,好像是网流星回来了。”

我连忙点点头附和道:“是的,还有子淳的声音,那孩子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也跟着来了?”

涵涵也好奇了起来道:“那我下去看看,你留在这里,我顺便将一会要烧烤的炭火工具等给你准备出来。”

我一边点点头一边目送着涵涵走下楼去,我一边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发现时间其实还早,心里想着,既然peter夫妇已经回房休息,索性让他们休息够了,晚一点再开饭,今天的天气这么好,又恰逢是盛夏里这个月的十六号,也许,今晚的月亮又圆又大,月色也一定很迷人呢!在这个远离都市的山林里,天上的星星也同样离我们很近很近!今晚,有涵涵守在身边作陪,我也要敞开怀地喝一杯,人生能有几回醉?也许,今晚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我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心不由己地向楼下走去,我要去看看曾姐将我所需的蔬菜采摘回来了没有?

说起这位曾姐,也有个动人的奇遇呢!在几年前一个周末里,我和涵涵闲暇时无事就开车到惠州的南昆山去兜风,当我们从深圳出发来到增城的正果,正果是个旅游小镇,被广州市誉为人间天堂绿色画廊,那里的林荫小道,还有那条大河,两边的绿化树都已长成参天大树,开着敞篷车到那里去兜风是最合适最惬意不过了。

我和涵涵都喜欢早起早出发,这样不仅可以避开车辆的高峰期,而且,也可以避免在出深圳梅林关口时塞车的尴尬,所以,我们选择去正果那里吃早餐,当我和涵涵将车子停放在镇里,由一个当地人开的一家非常有特色的小餐馆,准备在那里吃早餐。

这家小餐馆不仅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汤米粉之类的,还可以吃到云吞,而且,还有很多小蝶蒸盘,比如清蒸排骨,猪手蒸花生米,蒸凤爪等等,最为有特色的是还可以吃到当地增城河里的小河虾,小双坑鱼等等。

当我们在人潮涌动中终于找到位置坐了下来,我们的到来无疑让这里的人们感到惊奇,见我们开着这么漂亮从未见过的车子,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外来的“大款”,好在当餐厅老板问我们要吃什么的时候,我率先用标准的客家话和对方交流了起来,只见老板的脸色马上就暖和了很多,一边好奇地并热情地嚷嚷道:“真没想到,您竟然也讲客家话?”

通常坐在身边的涵涵就微笑着默不作声,开心地看着我们的交流,等老板走后,涵涵才会悄悄地问我点什么好吃的了?

我就领着涵涵来到蒸笼灶台边,自己大大方方地将蒸笼里的蒸笼盖子打开,然后,对着涵涵微笑道:“哥们,你看,这些你是不是都要尝尝啊?”

涵涵瞬间就满眼喜悦起来道:“看样子,一定好吃,反正每小碟的量就这么一点点,我们都各自要一小碟?”

我微笑着附和道:“当然,吃就吃它个痛痛快快!呵呵!”

老板娘见我们一点都没有架子的样子,而且,自己动手将自己喜欢的蒸碟一小碟一小碟地往我们自己的桌面上端,高兴得一边忙乎着,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老板倒是挺实诚的人,见我们几乎将所有的品种每一样都端到了我们自己的桌面上,一边乐得满脸笑容,一边还善意地提醒道:“您们要是喜欢我们的口味,欢迎常来,没有必要一次都要齐了,我们农村的口味稍微会偏重一些,我担心你们会吃不完,浪费了!呵呵!”

我连忙笑着回应道:“老板,没事的,你这个小碟子里的量也不多,我们就想都品尝到了,如果吃不完,我们就打包走!呵呵!”

我们的对话引来傍边桌子在吃早餐的所有人的目光,他们大多都是当地的土著,他们都好奇地看着我和涵涵,我心里想着,反正谁也不认识谁,管他们呢!我要让我的涵涵好好地品尝一番这里的美味,哈哈哈!

真别说,这里的食物真的和我们在深圳餐馆里吃到的味道完全不同,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里的猪肉,都是隔壁麻炸镇里农户家自家养的土猪肉,而正果这里属于增城地盘,是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养猪。

就当我和涵涵开始享受着碟里的美味时,这时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那样子也比我大不了几岁的样子,一边拿着茶杯一边帮我们沏上茶,等沏完茶后,竟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一直站在边上微笑着看着我和涵涵,我连忙抬起头来微笑着看了看她,然后,对她说道:“我们自己会续茶水,你忙你的吧!不必管我们。”

那妇女连忙微笑着趁机用客家话和我搭起了讪:“细妹(细妹,在客家话里就是小妹妹的意思),你在家里谁给你做饭吃啊?”

我见对方突然问得奇怪,就好奇地抬起头来再次地打量着对方,然后,微笑着如实地说道:“我自己做饭啊!”

只见那妇女竟然笑了起来道:“我不信!”

我再次好奇地抬头去看对方,就微笑着问道:“你怎么不信呢?为什么呀?”

那妇女依然笑着说道:“你看你的指甲那么长,而且,你的手那么修长漂亮,一看就不像是个会做饭的样子,哈哈哈!在家里,是你妈妈给你做饭还是你的婆婆给你做饭啊?”

我一听这很奇怪的逻辑,怎么会是老人家给我做饭吃,而不是我们做晚辈的给老人家做饭呢?我再次微笑着说道:“你一个也没猜对,就是我自己给家里人做饭吃!哈哈哈!”

涵涵见我竟然和一个陌生人也能聊得这么欢,反正也听不懂,就没有打岔,自顾自地一直低头吃着碟里的美味。

那妇女竟然突然在我们的桌子边上坐了下来,一边压低了声音道:“细妹,不如,我去你家给你做饭吃吧!我很能干的,我目前在这里临时帮忙收拾碗筷,可是,他们要养着我负担也挺重的,他们也是看在我们有亲戚的份上,才一直留着我,你看这么小的门面。”

我一下子就惊呆了,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一边开始佩服对方那种毛遂自荐的勇气,一边也觉得不太靠谱!就马上微笑着说道:“问题是,我现在孩子都大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可以忙的,以后再说吧!呵呵!”

只见那妇女依然不死心地说道:“你才多大?孩子还能多大?一看你两公婆就是个大老板!你考虑考虑好吗?什么条件我都能适应!”

我见对方似乎挺有诚意的样子,就微笑着真诚地说道:“我的两个孩子都马上要上高中了,家里没必要再请保姆。这样吧!如果,有朋友需要的话,我就帮你留心着好吗?反正,我经常会来这边玩。”

那妇女一听我的孩子都要上高中了,再次惊讶地嚷嚷道:“你说笑了吧!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不过,我很感激你跟我说了这么多话!你们慢慢吃吧!”

后来,这个小餐馆我们经常去光顾吃早餐,老板以及老板娘每次都会热诚地招呼着我们,因为,我们的到来,无疑是他们的大主顾,每次吃得完,吃不完,他们都会给我们端上六七碟,加上我们自己点的汤米粉,每次消费都在二十几将近三十块钱左右,可以说是其他到他这里来吃早餐的客人十个人的收入了。

后来去得次数多了,经过一番了解以后,我和涵涵都觉得那位妇女还不错,就主动地问她贵姓,只见对方乐颠颠地说道:“细妹,我姓曾。”

当对方突然报上姓名后,我心里想着,其实,郊外那个家正需要有一个人去帮忙看管呢!眼前的曾姐就很适合,我就试探地问道:“曾姐,你还有想出去工作的想法吗?”

曾姐瞬间就高兴道:“细妹,是不是你帮我物色到了好人家了?”

我见对方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就微笑说道:“有一个工作的机会,只是,我担心你会耐不住寂寞。”

曾姐见我说得文邹邹的,就心急地说道:“没关系,只要有工作,什么环境都没问题,我都可以适应。”

我就趁热打铁地说道:“是帮忙去山里的人家看家看管菜园子,可能长期都会你一个人在家,如果,你有老伴一起去最合适了,这样你们彼此有个伴有个照应,也就不会太寂寞。”

曾姐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有什么啊?我本来就是个农村妇女,现在孩子们都大了,在外面打工,我成天自己在家,我也想自己找份保姆的工作。我去。”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