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舞(sundance)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读读写写,写写读读。精彩一直都在!

 
 
 

日志

 
 

原创自传【看不透的人生】连载二十七  

2014-09-03 19:19:08|  分类: 【原创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七章【豁达情怀】


 


我的眼泪一直不争气地流着,涵涵顿时没了主意,连忙再次将我拥进怀里,一边说道:“小妹,你怎么啦?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伤心难过?”


我一边哭泣一边再次推开涵涵,并喊道:“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你还要来问我吗?”


涵涵再也忍不住地对我嚷嚷道:“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哼!”


我见涵涵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样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对他嚷嚷道:“你别假装无辜的样子,有本事,你跟我来,你给我个解释!哼!”


涵涵气得双眼通红,气汹汹地跟着我走进了书房,我拉开办公桌的抽屉,将相片甩到桌面上,涵涵连忙捡起相片一看,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竟然笑了起来道:“哦!原来是相片惹的祸!呵呵!”
    我见涵涵竟然还笑得出来?我的泪水更是横流不止,气得跑出书房,跑进卧室趴在床上痛哭起来,涵涵跟着跑了进来,趴在我身上对我说道:“小妹,你别忙着哭,好吗?这根本就是个误会!不过,看到你这么伤心,我心里很难过但也很欣慰!没想到你竟然会因为一张相片吃醋得如此带劲!”


我不管不顾地继续哭泣着,涵涵干脆伸出双手将我翻个身,然后,用他的双唇吻干了我脸上的泪水,最后吻住我的双唇,很快,我的哭泣声渐渐地开始平息起来,一切心中的不满和委屈都在涵涵温柔的亲吻中化为乌有。


等我们亲热完了后,我躺在涵涵的臂弯中,觉得自己刚才简直就是小题大做,不可理喻!涵涵见我默默无语,就嬉皮笑脸地问道:“小妹,你还要听我的解释吗?”


我突然骄傲地说道:“不必了,你赶紧将那相片处理掉,你以前做了什么都与我无关,只要以后安分守己就行。”


涵涵瞬间就雀跃起来,并一蹦一跳地跑出了卧室,很快从书房拿来了那张相片,当着我的面将相片撕得粉碎,然后,自说自话地说道:“小妹,相片里的女孩,只是我以前公司里的一个业务员,有次公司在公园里搞活动的时候,大家都知道那女孩暗恋我,就开始起哄,闹着玩照的相片,仅此而已!”


我不禁嚷嚷道:“你这不是明摆着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涵涵连忙喊冤道:“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再次嚷嚷道:“我想象得是哪样啦?真是的,就此结束,以后不再提啦!”


涵涵连连点头道:“对对,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以后不提啦!”


很快,我就恢复了原来阳光的我,开始做饭,涵涵见我的脾气依然很孩子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屁颠屁颠地跟着在我的后面,帮我打下手。


等我和涵涵吃完了午饭后,就来到了图书馆,我和涵涵在图书馆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我一边游览着自己喜欢的书籍,一边突然想起来了秦凤骚的话,我就好奇地跑到一边开始在书架上游览商标专利方面的书籍资料,终于,我在一本国家专利总局收编的专利中,发现了涵涵的大名,这引起了我浓厚的好奇,我就一直往下继续翻找着,找啊找!还没等我找到下一个时,涵涵却突然在我身后出现,瞄了一眼我手中的书,就明白了一却,连忙笑了笑并戏谑地对我说道:“我小妹,什么时候变成了柯南呢?竟然开始侦查自己的老公?哈哈哈!”


我连忙不好意思起来,但并没有忘了抢白道:“人家只是好奇吗!谁叫你有那么多的神秘感呢?你不也像个侦探一般在跟踪我吗?呵呵!”


涵涵一边笑着一边从我手中夺过了书,一下子就翻到了有他大名的页面,然后,再次放回到我的手中,并戏弄道:“好好地研究一下你自己的老公吧!小样!我只是见你半天也没回到座位上,不放心,才过来找找你啦!哈哈哈!”


等我看完涵涵帮我翻到的页面后,再回到原来的座位上,那个下午,在图书馆里我一边看着书,一边会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打量着坐在我对面的涵涵,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慨!这就是我无需打着灯笼去找,就这么轻易地撞上的丈夫吗?是我命中注定的?还是?自己的丈夫简直就是一颗还未出土的金子吗!但愿这颗金子不要让我们等得太久,才开始闪烁熠熠哦……!


等我和涵涵从图书馆回来后,意外地接到了涵涵的一封家书,涵涵的三哥家里出现了紧急状况,急需用钱,我和涵涵毫不犹豫地将手头的那两万元邮递回了东北。


就这样,我和涵涵手里除去交了半年的房租外,我们就剩下叁仟多块钱,再去掉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的伙食开销,手里头就只剩下贰仟元,我和涵涵邮递完钱从邮局回到出租屋后,涵涵还露着满脸的无奈,又带着开玩笑的口气向我敬佩道:“小妹,还是你有忧患意识啊!提前交了半年的房租,否则,我们接下来住都快成问题啦!”


我当时也调皮地故作轻松地安慰道:“那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现在你知道了吧!呵呵!不过呢!你也不必太担忧啦!古人云:千金散尽还复来嘛!”


涵涵一听,满脸爽朗了起来,并笑着对我说道:“嗯!天生我才必有用!是该我大显身手的时刻到啦!”


接下来我和涵涵的日子虽然过得紧巴巴的,但,我们依然很开心,每天除了逛逛四海公园,晚上依然留在书房看书学习。


等我和涵涵将那两万元邮递回东北后,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在紧靠年边的一天,涵涵一个当时在南山区团委工作的朋友突然打电话来,在电话中想约涵涵和他们一行七个人,一起开车去海南自驾游过春节,因为,当年计划开的是丰田大霸王,座位只有七个座位,包括司机座位最多也就可以坐八个人,每人只需缴纳全程费用捌佰元,包吃包住还包含了路费在内!整个行程计划来回十天至半个月左右,真是很合算的一次旅程!涵涵知道自己囊中羞涩,如果答应去,我和涵涵两个人就得花费掉壹仟陆佰元,涵涵当时就想在电话中拒绝。


我一直坐在沙发上涵涵的身边,听着涵涵他们之间的对话,见涵涵马上要拒绝参加的样子,我连忙不顾一切地打岔道:“哥们,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去。”


涵涵一边用手捂住电话,一边睁大了眼睛扭过头来对我悄声说道:“小妹,你确定吗?对方人员已有了七个人,车里最多只能再增加坐一个人,而且……!”


我肯定地向涵涵点了点头,并对他说道:“你先答应对方吧!”


涵涵只好顺从地在电话中答应了对方,等涵涵挂了电话后,我才对涵涵说道:“你忘了吗?我母亲不是一再要求我回家过年吗?正好,你出去旅游过年,你正好可以回避回我家的尴尬!”


涵涵连忙说道:“这样不好!我怎么可以撇下你一个人独自去旅游呢?你父母还不知道会怎么刁难你呢!还不如我带着你一起去,只是,我担心座位有限再坐多一个人就超员了,所以我最好也不去。”


我连忙安慰道:“我父母还能拿我怎么样?毕竟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再说,你这个在团委工作的朋友,约的朋友想必也都应该是有一定的料道!所以,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出去走走。等你视野开阔了,说不准回来后事业就会有起色呢!你就放心地和他们出去散散心吧!”


涵涵见我如此地善解人意,脸上爬满了喜悦!顿了顿还是很不放心地犹豫着说道:“小妹,我还是不去了吧!我不放心你自己回家过年,我真的不知道你家人会怎么想呢!再说,我们目前的经济状况,也不允许啊!”


我连忙笑了笑安慰道:“放心好了,反正我父母对你有成见,目前也很难消除,只有你真正做出成绩后,他们的观点也许才会有所改观,所以,现在不是我们所担忧的。至于钱的事情吗,我想车到山前必有路!更何况你一个人去只需缴纳捌佰元,只是要委屈你路上自己少花一点了!剩下的钱也够我们撑一两个月的。”


涵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小妹,你说得也不无道理,刚才在电话中听那位朋友介绍,说一起去的人当中,有好几位在南山还算是比较有影响的企业家呢!我不妨去看看?”


我一听更加坚定了我的观点:“嗯!你更应该出去见识见识!说不准真的能交到一帮新朋友呢!”


就这样,涵涵在我的怂恿之下,于1994年的春节前夕,将我送回了观澜我父母的家后,就和一帮朋友从深圳出发开车去海南自驾游,后来也被我和涵涵戏称为:”穷开心之旅”!呵呵!


虽然,在涵涵送我回家时,父母就没有给我什么好脸色,但,我并不介意!我依然乐观地认为:毕竟那是自己的父母!时间总是可以消融一切的,等过一段时间,也许,态度就会缓和的!


只是令我措手不及的是,当我独自留在了父母家里过春节,不出涵涵所料,我母亲态度还好点,我父亲依然整天板着面孔,冷若冰霜,春节期间一直就没理睬过我,很让我受伤,年初三我就收拾行囊独自回到了蛇口的出租屋,怕涵涵玩得有顾虑,我一直瞒着涵涵。


涵涵从海南回到家已是年初八的下午三点多钟,当涵涵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时,用钥匙打开客厅阳台家门时,却意外地发现我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他一下子就扔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抱了起来,并在客厅里旋转了好几圈,然后才听到他兴奋地嚷嚷道:“小妹,你怎么会在家?你不是在你父母家吗?我正打算回家换一套衣服就去观澜接你呢!怎么回事啊?”


我做梦似地突然被涵涵抱着旋转了好几圈,依然晕乎乎地还没反应过来,双眼却早已噙满眼泪,涵涵一下子就底下头温柔地轻吻着我的双眼,一边喃喃自语道:“小妹,我以后不再离开你半步,这一路上,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虽然,明明知道你是在自己父母的家里!我还是有那么多的牵肠挂肚!还是有那么多的不放心!”


我一直被涵涵抱在怀里,一直默默无语,只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着,双手紧紧地搂住涵涵的脖子,生怕一松手,涵涵就会消失一般!涵涵更是心疼加内疚,猜想我一定是在我父母家受了委屈,才独自一人先回蛇口的家。


等我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涵涵才将我轻轻地放在沙发上,他一边坐在沙发上,再次将我紧紧地搂在怀里,才开始喋喋不休地对我说着在海南的所见所闻,还带回来一个惊人的收获。


我紧紧地将头埋在涵涵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抱住涵涵的腰,一边听着他讲述道:“小妹,这次一起去海南玩的朋友当中,就属我的年龄最小了,也是我的车技最好,那几位企业家的车技都不行,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最后大家一致认为由我和张启明两位车技娴熟的人轮流开车。”


一听到这,我连忙好奇地抬起头来问道:“张启明,是何方神圣?”


涵涵见我终于开朗起来,就笑了笑接着说道:“他这个人之前我就认识,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没怎么联系,这小子是个金融奇才,为人也很正直。”


涵涵见我很认真听着,就接着说道:“这一路上,我们一边观光旅游,一边谈笑风生,我们也一边谈论着时事,也谈论着各自的事业,我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开着车,但这一路上我谈论的话题几乎都成了焦点,这让那几位企业家很是赞赏,认为我的观点和意识都很超前,再加上团委的那个朋友以及张启明的推波助澜!他们更是对我另眼相看,觉得我大有前途!”


我一直静静地靠在涵涵的怀里,涵涵顿了顿接着说道:“小妹,你知道吗?这次去收获很大啊!不仅多交了好几位有能力的实干家,而且,当他们了解到我正处于事业低潮时,那几位企业家都一致认为,只要我有好的项目,他们都愿意出手相助!”


我惊呀地从涵涵的怀里再次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涵涵,似乎不太相信一般,疑惑地问道:“哥们,这是真的吗?”


涵涵见我又开始孩子气起来,就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子道:“是真的,小妹,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呢!”


我一见涵涵又开始戏弄我,就故作傻傻地惊讶道:“难道?传说中的旺夫相就是本女子这个样子的吗?只可惜啊!我并没有长成猪八戒的样子哦!哈哈哈!”


涵涵一听突然也跟着哈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开始格叽格我,并高呼道:“小样,还挺有自知之明啊!哈哈哈!”


我一边被格叽得受不了,一边大笑还一边求饶道:“你不够意思啊!刚吃香喝辣的回来就欺负人!哈哈哈!”
    涵涵终于忍不住地再次将我拥进怀里,底下头开始热烈地轻吻着我……。


第二天,涵涵就开始马不停蹄地筹划着他的新项目,并将可行性方案落实到文档形式,然后,开始约谈合作项目,最后,还是张启明来我们家玩时,给涵涵出了个好主意。


记得那天张启明对涵涵说:“克涵,你的这个项目很有前景,没有必要和别人合作,白白搭出你的股份,你完全可以自己独立做这个项目。”


涵涵很无奈地对张启明摇摇头说道:“启明,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是身无分文,要东山再起!谈何容易?”


张启明却不以为然道:“这样吧,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将你的方案给我,钱的事情就交给我好啦!”


当时,我和涵涵并没有把张启明的话放在心里,涵涵只是很信任地将方案交给他带走了,可是,令我们没想到的是,还没过几天,张启明就兴冲冲地再次来到我们家,告诉涵涵道:“克涵,你还记得一起去海南的老任吗?我将你的方案推荐给他,他详细地看了你的项目后,他愿意提供担保,由我行授信贰佰万元给你作为公司启动资金。”


我和涵涵一听张启明的话,当时就震惊地愣住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涵涵连忙问道:“启明,老任的条件是?”


张启明见我们两口子的惊讶状,就笑了笑道:“老任说了,没有条件,就是觉得你这个人不错,不仅人品好能力也强,而且,项目也不错!仅此而已。”


我和涵涵心里虽然欣喜若狂!但涵涵还是不放心地说道:“启明,不太可能吧?说吧,对方有什么条件?”


张启明一听涵涵不放心的口气,就笑了笑道:“很简单啊!你下一个专利,如果有合适他的公司,他具有优先权参股!哈哈哈!”


涵涵一听连忙不停地点着头道:“那是必须的,哈哈哈!”


我当时坐在沙发的这一头,听着他们俩个人的对话,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涵涵,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


但是,记得以前我和涵涵刚结婚没几天,从涵涵的老乡那里以及涵涵的朋友那里了解到的一些信息,也让我有所预感,这一切似乎也都是一种必然……。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