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舞(sundance)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读读写写,写写读读。精彩一直都在!

 
 
 

日志

 
 

原创自传【看不透的人生】连载十四  

2014-08-07 13:55:30|  分类: 【原创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四章【樱花盛开】

这个星期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女儿贝贝有同学生日,儿子多多自然是陪着姐姐一起去,他们姐弟俩年龄只相差一岁,而且也只相差一个年级,又在同一所学校上学,互相间的同学自然几乎都很熟知,所以他们姐弟间如有同学聚会,或是户外活动什么的,他们姐弟都会互相支持作伴同行,在外有他们姐弟之间的相互照应,作为父母虽然谈不上是高枕无忧!但,也有些许的安心!


涵涵今天也有个久别的朋友从英国回来,约他出去小聚,涵涵原本让我一同前往,可是他的那位朋友我根本就不认识,所以,我坚持自己留在家里,省得他们哥们在一起因为有我的存在而显得不自在! 


其实,有时候一个人难得空闲在家里,也是一种自由的享受!当他们都陆续走了后,我依然慵懒地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下午,当我睡够起来后,也不知是几点钟,我一个人来到书房里,原本想看看书,或练练毛笔字,想想一些陈年往事,或当灵感来临时,也许一首小诗就此孕育而生呢!哈哈哈!不知道今天会如何呢?


我先来到客厅,发现曾姐不在,估计她又到后院那片林地里的菜地上忙作,我就自己动手给自己冲了一杯浓浓的咖啡,端到书房里放在了书桌上,再来到窗前拉开窗帘,推开窗户,我原本是要计划好好地继续看一本还未看完的书,可是让我意外的是,当我推开窗户的瞬间,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阵幽幽的清香,也许,是平时太忙,周末偶尔回郊外这个家小住,也总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注周边所发生的一切,就连窗外的那片樱花林也常常在一夜之间,迅猛地开放。然后在微风中坠落,星星点点染白那片黝黑的土地。突如其来,势不可挡!


窗外的樱花芬芳正浓!令我心头狂喜并不由自主地跑出了书房,穿过客厅直接就来到了后院的院子里那片樱花林,抬头看着比桃花更艳,比梅花更芳醇的樱花。只见樱花有五片花瓣,每片花瓣都白白的,隐隐约约还能透出一丝粉红色来。看一朵,有独特的美;看一树,有开放的美。


我轻轻地漫步在樱花林中,时而抬头望望满眼的樱花,时而低头看看跌落满地的花瓣,摇曳在心头的那份情绪,也时而飘摇不定!让我的思绪再次开始了游弋,我来到了安放在樱花林中央的休闲摇椅旁,慢慢地坐了下来并半躺了下来,有一份莫名的淡淡的忧伤,将我的思绪带回到了当年,因为自己的年少轻狂要急于和涵涵结婚而遭到父母反对,被迫远离涵涵去汕头小舅家闭门思过,回到深圳后就决定不再让自己爱得太美,痛得更美!


记得当年,我在汕头那边,曾经无数次地打开自己的双手,左手是过去,右手是未来,合在一起,中间是我的现在。我就在一开一合中存在。


当我和涵涵在街边通完电话后,听到涵涵在电波中那同样的哽咽声!我就决定不再让自己和涵涵在夹缝中挣扎!我直接回到了小舅家,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对小舅小舅妈,还有当时到小舅家来看我的姨妈他们告别,坐上了从汕头开往深圳的大巴。


当大巴一路奔驰经过了海丰,开到厚门的服务区停下让旅客下车吃午饭时,我赶紧抽空找公共电话给涵涵打了个电话,告诉涵涵,我直接先回深圳蛇口和他见面。


当涵涵在电话中知道几个小时后就能见到我时,他的声音再次在电话中哽咽起来!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决定先回深圳蛇口和涵涵见面。


当我下午四点多钟,终于出现在深圳蛇口涵涵的家门口,涵涵在开门的瞬间,他一下子紧紧地把我搂着怀里,双唇不容商量地吻住了我的双唇,连同他那苦涩的泪水和着我喷涌而出的泪水,我的初吻虽然是在又苦又咸的泪水中被掠夺了!但一千一万年,也难以诉说,那瞬间的永恒!还有那心头激扬的甜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涵涵才轻轻地放开我,才惊愕地发现,我的双手还提着很多东西,都是舅舅姨妈他们让我带给父母的汕头土特产,后背还背着个行李包。他心疼地赶紧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卸下我的背包,把我让进了客厅坐到了沙发上。双眼定定地看着我,满脸的憔悴!眼神里的忧郁顿时让我的心碎得一阵阵疼痛!


涵涵轻轻地再次把我拥进怀里,用他温润的双唇轻轻地拭去我脸上的泪水,嘴里梦呓般喃喃自语道:“小妹,你消瘦多了,你一定也过得很不好!”


我从涵涵的怀里振作了一下情绪,双眼依然濡染着潮湿并心疼地看着涵涵的双眼,突然冒出一句让他也让自己无比震惊的话:“哥们,咱们结婚吧!不管我父母是否同意,只要你的父母没有意见,我们马上就去登记!”


涵涵也许被我突如其来的决定惊呆了,他连忙说道:“哦!小妹,我不想让你在这个匆忙时刻,作出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决定,这对你不公平!”


我再次被涵涵负责任的态度感染了,沉呤了片刻说道:“不,我已决定了,我可以找我的叔叔帮忙,偷偷地背着我父母开具结婚证明,只要我们领取了结婚证,木已成舟!父母就会反对无效,接受事实!”


涵涵却无比苦涩地说道:“小妹,我目前根本没有能力结婚,你还不知道!我现在是身无分文,而且在你去汕头的期间,张均把我的罗马吉普撞到一个水泥柱上,几乎把车子给撞报废了,多亏他的人没事!”


当听到张均人没事,我刚提起来的心才又放了下来并说道:“他人没事就好!不过,这和我们结婚没有直接的关系!”


只见涵涵幽幽地接着说道:“罗马吉普车我到现在也没钱去修复!你也知道张均刚上班,身上也没有钱,我目前细数身上的钱,加在一起也不足八百块钱!”


听到这里我突然轻声笑了起来!并用安慰的口气说道:“没关系啊!我们不就是结婚吗?还需要什么?只要有了结婚证,一切都不是问题啊!”


涵涵还是很沮丧地说道:“我只是想给你一个轰轰烈烈的婚礼!想让你父母不必太担心!想让他们觉得安心!可是现在,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在还没碰到你之前,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结婚,当自己在深圳打拼的这两年里,也曾经赚到了一些钱,后来就用这些钱开了个公司,可是在认识你的前一段时间,由于碰到大气候经济危机的影响!就倒闭了!等公司清算完必,发放完员工工资后,目前就剩下这套还没来得及退租的房子。可是,我做梦也没想到会在我最困难的日子里碰到了你!可如今的状况!”


当听完涵涵的这番话,而且,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心里突然有点豁然开朗了,并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你上次特意向我介绍房子的时候,我当时还很好奇!你为何一个人要住这么大的房子,现在明白了,原来你还曾经是个大老板啊!哈哈哈!”


涵涵见我突然用半带玩笑的语调,也被我逗乐了并接着说道:“可是,当我碰到你的时候,虽然觉得自己目前一无所有,但我却有很强烈的向往!要和你结婚!”


就当我依然半躺在摇椅上,迷迷糊糊地回忆当年,那段令人心酸又心醉的往事,全然忘了时间正悄悄地流淌,也不知过了多久,躺着的我突然坐了起来,却意外地发现涵涵刚好从房后樱花林的那一边向我走了过来!来到我身边后,并恶作剧般伸出双手抓住在我头顶上的樱花树干摇晃了起来!樱花瓣在涵涵的摇晃中纷纷飘落洒满了我一身,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心里那份浓郁的幸福感就在这樱花林中开始氤氲……


我心里头突然灵动了一下,连忙撇下有点莫名其妙的涵涵,也不顾身后传来涵涵略带笑声的声音:“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行动起来还是依然的雷厉风行。哈哈哈!”


我一溜烟地跑回了书房,拿起笔将刚才瞬间的灵动记录了下来:


 


《幸福落满坡》


抬头看着满树的樱花


在风儿的激情与奔放中


已经燃烧缤纷铺满了地


我们和着花瓣坐在原来的位置


一样的色调


一样的空间


一样的景物


你手中折叠的纸飞机


在空中随着滑下的完美曲线


浓情爱的旋律弥漫了四周


 


你突然轻轻地说 我要远行


我安然微笑地说 你放心去吧


我愿守着 守着这沉浸在


弥漫的樱花气息里


度过温馨而平淡的年华


让你的生命在远行中激情燃烧


铸就在金色的阳光里


让你的眼神在成长的浇灌中


永远如溪水里那汪山泉般纯净


 


冬去春来


花讯像潮水般再次涌来


我静静地倚靠在樱花树下


嗅着漫天飞舞的樱花


在微风的摇曳中


散发出浓浓的粉色味道


 


我情不自禁地


把目光驻足 驻足在


掩映的花树丛中


你走时的方向


你伟岸的身影却在刹那间


在一树树怒放的樱花中闪现


风流倜傥 深情款款地向我走来


我不由自主地笑了


 


你来到了我身边


默默无语


却满眼含笑地伸出手


轻轻地拽住


我头顶上的樱花树枝


一朵朵 一朵朵


像天使般的花瓣


在你的轻颤中飞扬


 


沐浴在樱花雨中的我们


心境依然像儿时那样的宁静


 


你说 你想我了


我说 是的


你说 所以我回来了


我说


 


我说 你还远行吗?


你说 不了


 


我说 哦?


你说


我要让我们的幸福


如这些花儿一样落满坡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