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舞(sundance)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读读写写,写写读读。精彩一直都在!

 
 
 

日志

 
 

原创自传【看不透的人生】连载十三  

2014-08-05 08:14:10|  分类: 【原创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章【我的坚强在无路可走时抬起了头】

喜欢大海安静的样子,咆哮的样子…… 望眼过去那开阔无边的大海,雄浑而苍茫,把城市的狭窄、拥挤、嘈杂全都抛到九霄云外。 数叶白帆,在这水天一色金光闪闪的海面上,就像几片雪白的羽毛似的,轻悠悠地漂动着,流动着……。


虽然结婚多年了,但常常有和涵涵去海边吹吹风的冲动,随意说说心里的梦,喜怒哀乐依然溢于言表,能分享的人还是站在我身旁从未离开过的涵涵,我们一起看流岚,听松风,闻花香。


今天,我和涵涵再次来到了深圳最东边的火柴角,屹立在岸边的礁石上,面向远方眺望,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又像顽皮的小孩不断地向岸边跳跃!


我和涵涵就这样面朝东面的大海,静静地坐在一大块岩石上,任心绪翱翔于天际间。云一样的思绪,飘过来又飘过去,最终又落回到我的手掌心。绚丽如霓霞,朦胧如晨雾。偶尔回头看看涵涵的脸,他也会时常转过头和我相视而笑,我们徜徉于同一地平线,做着同一个梦,我的梦白如花朵,也许他的梦正红如晚霞。


当我依然沉醉于山海间的迷茫时,耳边突然飘来涵涵那熟悉、而调侃的声音:“小妹,你知道吗?大海的前方那一头是哪里?”


我被涵涵突如其来的提问,造一愣,但很快就缓过神来,并不由自主地开始调皮起来,双眼依然停留在前方遥远的天边,并对涵涵戏谑道:“朋友,请你大胆地往前走,别回头,一直往前走,你将融化在蓝天里!”


涵涵一听也跟着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同样带着戏谑的口吻埋怨道:“真不幽默,你怎么把我的脚步阻止在行云流水的拐角里了?”


我再次不由得跟着呵呵大笑起来接着说道:“你不会幼稚到,去触动你的脚步,如一叶孤帆,流浪到前方的太平洋吧?”


涵涵更是捧腹大笑起来说道:“我原本只是想优雅地转身,不料却被华丽地撞墙!”


我禁不住地更加恣意狂笑,忍不住地站了起来,回身指着涵涵,然后又转身指着汹涌的波涛说道:“你该不会异想天开到,让自己的轻狂沉沦在这茫茫的思想旅程中吧?”


涵涵依然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只是希望自己的梦是蓝色的,流淌的音乐是悠扬的,欢快的心情是透明的,激扬的灵魂是飞舞的!”


涵涵的诗情画意让我颇为感慨,也许在某个秋风萧瑟的寒夜,当天边那弯孤独徘徊的月儿,轻轻地告诉了我该如何描绘心中最美的风景之后,我便不再抱怨为什么人生总是有太多的遗憾,不再感叹生命的尽头总是有轻烟。


但却有一丝不经意的忧郁还是从我脸上掠过,望着这茫茫大海,突然想起了我那固执的父亲,宁可把我这独生女儿扫地出门,也不愿意欢送我这女儿出嫁!其实,我们父女俩都深爱着对方,只是谁都不愿让步,而如今不知远在天国的他,是否也同样地在思念着我这不孝之女?


也许涵涵发现了我突然的恍惚,被我淡淡的忧伤感染了,他也站了起来,轻轻地从我身后环绕抱住了我,将脸贴到我的耳边呢喃道:“你知道吗?小妹,想想当年,你杳无音信的在你小舅家呆那十二天里,我对你刻骨铭心地思恋,即是一种幸福的忧伤,也是一种甜蜜的惆怅,更是一种温馨的痛苦。”


我吸吸鼻子,在涵涵的怀里振作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双眼依然望着波澜壮阔的大海,并轻轻地一笑对涵涵说道:“其实,我们真的应该感谢小舅,他是唯一一位公正地看待我俩恋情的人!当我的父母一边倒地反对我们的恋情时,小舅对我父母说了这么一句公道话:从相片上看,贝克涵可是一位聪明能干的年轻人,更何况,飞儿这么的聪慧,她看上的人一定差不了!”


涵涵附和道:“是的,你小舅在年轻时一定也是个万人迷的帅小伙!去年到汕头小舅家,真是令我吃惊,你小舅都快六十的人,还那么的挺拔风流倜傥,仪表堂堂!而且个头也将近有一米八。”


我再次地轻笑着说:“是啊,小舅年轻的时候,身边真的是美女如云,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娶了相貌平平的小舅妈,也许是因为小舅妈的憨厚贤惠吧!但,生的三个孩子确是漂亮极了。”


涵涵赞同道:“是啊,之前,总有个错觉,以为广东人长得普遍身高不够高,直接就影响了整体的审美标准,但,这么多年来所接触到的广东人,不仅个头OK,样子也都蛮好看的。”


我轻轻地靠在涵涵的怀里接着说道:“当年,在小舅家,多亏了小舅妈的两个妹妹形影不离地陪伴着我,每餐给我变着花样地做好吃的。尤其是小舅妈的大妹妹,她比我年长几岁,除了在生活上关心我,还带我游遍了周边的山山水水。其实,那次在小舅家,我是第一次和小舅妈及她的家人见面,她们热情周到的照顾和款待,真挺让我感动的!一直到我决定回深圳,小舅包括他的家人,没有一个人在我面前提及我们之间的恋情,而是默默地在生活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照!”


涵涵顺着我的话接着说:“是啊,你小舅一家真是善解人意的一家子,上次去时,小舅还提及当年为何不对我俩的恋情持反对态度。”


我不由得又笑了笑接着说:“是的,我小舅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飞儿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她的选择一定是很有把握的!再之,我又没见过贝克涵,凭什么就去妄断贝克涵就不是个最佳人选呢?”


涵涵也禁不住地再次呵呵一笑说道:“你小舅真令人尊敬,不过,我更佩服你!”


我回转身并昂起头来,看了涵涵一眼,接着说:“你知道吗?我和你之间的恋情,从头至尾都是由我一个人做出决定,我从未向第三方征求过意见,包括我的家人及好朋友们!”


涵涵看着我坚定的目光,再次轻轻地把我揽在怀里,叹了口气说道:“你在小舅家的那十多天里,其实,不是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突然失去你的消息,我打电话从你家人那里得知,你已离家离开深圳观澜去了汕头,一切的一切就是个未知数,我真的担心倔强的你,会做出难于想象的举动!那段时间我几乎是什么也没干,天天就失魂落魄地在客厅里收拾,希望你哪天突然出现,依然能有个整洁的家展现在你的面前。或是,一个人默默地躺在沙发上发呆,守着电话机寸步不离,生怕错过了你的电话,我常常是在不经意间已泪流满面。”


涵涵接着突然问道:“你还记得当年借宿在我家的那位彭大律师吗?”


我连忙回答道:“当然记得,而且,他也是汕头人!”


涵涵接着说:“是的,当年他也是经朋友介绍从汕头来深圳,直接就投奔我而来的。他见我天天茶饭不思地掉眼泪,就气不打一处来把我狠批了一顿。”


他几乎是对着我轻吼道:“你真是的,一个大男人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为何就非她莫属啊?以你的条件,找个什么样的不行啊?非得在一棵树上把自己吊死?”


对于老彭的话,我无动于衷,我依然还是盲目地期待着你的出现。


老彭见我软硬不吃,只好和张均默默地在生活上给予我照顾,有一天他终于又爆发了脾气但口气却很无奈地对我说道:“唉!你要真是放不下,你就去她家找去!或是去汕头找!光在这里穷伤心又有什么用?”


我不由得更加地难过地对老彭说道:“我去飞儿家,她的父母连家门都不让我进!汕头偌大个城市,我又能上哪找?”


老彭也不由自主地轻叹道:“看来,你这次真的是用情太深了!”


涵涵接着说:“老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十二天,你从汕头打来了电话,当我一拿起电话,从电波的那头迟迟听不到声音,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我就感觉到了电波的那头一定是你!我喃喃自语地对着电波的那头喊:小妹,是你吗?你怎么不说话?见对方依然没有回应!我突然意识到了,你一定是在电波的那一头已泣不成声,我也不由自主地揪心起来!在电波的这一边潸然泪下!”


我再次被涵涵的回忆,带到了那曾经的伤心往事里,接着说道:“是的,那天当我清晨从小舅家出来时,看到街头小店有公共电话,就拨通了你的电话,在电波中听到你的声音时,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情绪实在难以平复,在电话中把那段时间里所有积压的委屈及满怀的思念,连同所有的郁闷都发泄成泪水汹涌而至!”


我再次振作一下情绪接着说:“你知道吗?我一拨通电话就一直在哭,弄得小店老板不知所措,旁边的过路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就是我姨妈正好也路过那里,正准备上楼要去小舅家看我,当她无意中碰到我竟然在大街上,毫无顾忌地大哭,离得远远地不敢靠近过来!一直在几十米以外默默地站着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涵涵用劲再次把我更紧地搂在怀里,也悠悠然感叹道:“当时,你的哭泣声,把我的心都揉碎了!旋即,我脑海里突然有个闪念,如果我的爱让小妹在与你父母之间那么的难于取舍,造成你这么大的伤害和痛苦,我宁愿放手,离开深圳!”


一听到涵涵和自己竟然有如此相似的心境,我突然讶然!也更加地感动起来,我嘴里不由自主地轻呤起当年在小舅家,我早上起来散步时写的一首小诗:


《梦归何处》


迎着朝阳


我独自漫步在


清风轻拂着沉睡一夜的堤岸


一行行


一排排漫过双眼的紫薇


跳跃着一朵朵


一朵朵紫色的小精灵


正聆听着长风带来你低沉的呼唤


 


亭亭玉立在枝桠上的花儿


缓缓回眸


用风情万种的舞姿


和难于解读的微笑


挽留住了风儿满怀的眷恋


 


花儿伸出芊芊玉手


拽着风儿的翅羽


远别云雀婉转的歌喉


远别心蕊迷人的芬芳


怀抱美好挽着金秋浪迹天涯


 


一种没有理由的疼痛


透着忧郁的浪漫


淡雅着它的淡雅


忘却那些永难忘却的怀念


摇曳凄凄染紫了天空


 


我看着一朵朵


一朵朵飘落在


静静流淌的   河面上的花瓣


清澈的流水划出凌乱的旋律


能否承载这亿万年不变的漂流?


 


洁白的


随风飘扬   我的长裙


飞不走   我满眼的朦胧


 


我多想乘风而去


踩着轻悠的步伐


依偎在你身边


收集你心底所有的柔软


 


可是


我害怕


害怕    我的心痛与忧伤


碰撞出来的那一点点声响


会刺伤你眼底的沧桑


 


可是


我不能


不能    用我的温存


去掩饰你秋风也吹不落的忧愁


 


可是


我不敢


不敢    让我的沉醉


滴穿你冰冷无处可逃的落寞


 


只能


只能用长发飘飘   我的背影


再次   再次 


渐渐地    渐渐地远去


 


留下漂移的梦境


缤纷在紫薇花染紫的天空……


 


涵涵第一次听到我这首令人心碎的小诗,一边突然诧异于我的才情,同时有一股潮湿再次濡染了他的眼眶。


念完这首诗歌,我自己再次泪流满面,好一会才平复了心境,接着对涵涵解释道:“记得当年在小舅妈家里,小舅妈的大妹妹见我整天闷闷不乐的,有次在家过完周末后她要回单位上班时,就极力邀请我去她的单位玩,她上班的单位是一个依山傍水的,非常漂亮的电厂!当又是一个无眠之夜后,我起了个大早,来到电厂旁边的一条河边散步,河岸上的紫薇花、还有清凌凌的河水,连同当时的心境,我突然有感而发写下了当年的这首诗,当我把这些文字都记录下来的时候,心都跟着碎了!


看着涵涵已完全被我那首小诗带到了那曾经的伤心往事里!我调整了一下情绪,用一种比较轻松的口气接着对涵涵说:“我之所以乖乖地跟随小舅到汕头去闭门思过,也是想让自己有个空间好好地冷静下来,好好地思考一下,我究竟该何去何从?谁知道,一到了汕头小舅的家,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失去你,白天还好过一点,一到了夜深人静时,泪水就如揭堤的河!”


我接着说:“你知道吗?我为何突然决定给你打电话?其实,那天我已决定好要回深圳,只是没想到,当听到你声音的那一刻,自己竟然会失控到极端的程度!”


见涵涵依然沉静在那份情绪里,我也不由自主地沉默了一会,接着又开始顽皮起来并对涵涵说道:“你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突然豁然开朗的,而决定回深圳吗?”


涵涵见我突然的提问,也振作了一下情绪并好奇起来问道:“哦?从来都没听你提起过,快说说!”


我再次振作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与其说是神的旨意还不如说是我的坚强!记得当时,小舅妈的大妹妹带我去她的单位玩,在闲暇时,带我去她单位附近的一座烟火缭绕的寺庙求佛拜神!其实,我并不迷信,但也不好意思扫她的兴,辜负她的一番好意,我也就勉为其难权当去玩!当我们翻山越岭地来到了大山里的寺庙,那情那景只有当置身其中,才能被人们的那种信仰及虞诚所感动!”


听到这,涵涵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全然忘了刚才的低落情绪问道:“你该也不会是?”


我也不由自主地被涵涵感染了,呵呵一笑说道:“是啊!我也决定虞诚一回,当我把我俩的恋情向神告白,希望也能从神那得到一丝的认可或是一丝的慰藉!结果你猜怎么着?”


涵涵更加地好奇问道:“快说啊!结果是什么?”


我接着说:“结果就是没有结果!神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


涵涵听到这,更是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并问道:“那你?”


我接着自嘲起来道:“我?当然是哑然失笑啦,当一个人在十字路口徘徊不定时,谁也帮不了你!上帝都帮不了的,更不要说是生活在你身边的凡夫俗子了,脚步该迈向何方,只有自己知道,就算是有众人的七嘴八舌的好意祷告!最终都是瞎扯蛋!”


涵涵突然被我的一句粗话逗乐了,我也惊讶自己怎么也开始了雌黄?


不过,所有的阴郁在那瞬间随着笑声都释怀在风中!在生活中,我的坚强,就是在我无路可走的时候,抬起了头!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