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舞(sundance)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读读写写,写写读读。精彩一直都在!

 
 
 

日志

 
 

原创自传【看不透的人生】连载三  

2014-07-15 07:53:31|  分类: 【原创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在我和涵涵的水晶婚庆典上,涵涵那个张扬的举动,在亲朋好友们当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在那一刻,我自然也就成为亲朋好友眼中,最令人羡慕的幸福女人。


哈哈哈!还没等亲朋好友们反应过来,涵涵已开着敞篷车,载着我们一家子绝尘而去!一路上,再次成为了人们眼中那道靓丽而惊艳的“惊叹号!”


涵涵开着车拉着我们从蛇口一直开上了滨河大道,然后,再从深南大道上兜了一大圈!一路上,我的大脑依然还在懵懂中,但,掩饰不住的感动朦胧了我的双眼!让我不由自主地将头靠在涵涵的右臂膀上,那曾经年少痴狂的一幕历历在目!


记得当年,当我怀揣梦想,踏入社会的第一天,还没来得及去实现人生理想,就认识了涵涵,他让我破茧成蝶愿和他双飞,他改变了我的一生,让我的一生变得简单且轰烈,简单而浪漫、简单又无悔。


那是,一九九四年夏末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当我再次走进深大校园内那条熟悉的小路,心情格外的舒畅。


深大校园内的文山湖畔,不时有路过的学生在投食喂养湖里的观赏鱼,闹得一群群鱼儿欢腾雀跃、争先夺食;湖边的垂柳依依,让我想起贺知章的那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条。”


垂柳上三五只、三五只的小鸟儿更是让人们生出些许的遐想,吱吱喳喳的欢唱个不停;湖坝上传来阵阵悦耳辛辛学子,背英语的朗朗读书声;美人蕉更是开着艳红的花儿,鲜艳的花朵似红莲映水,红得耀眼。微风吹来,片片花瓣像是一只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簇拥在弯弯的小路旁边顺着湖边蜿蜒而长;时不时有三两群的学生,窃窃私语迎面而过,穿过一片小树林,我就来到了琼教授家。


琼教授是个气质优雅、和蔼又风趣、五十多岁的知识女性,当我敲开琼教授家的门,琼教授开门一见是我,立刻爽朗地哈哈对我一笑道:“是飞儿来啦!快进来!”


当琼教授把我领到客厅时,我发现沙发上除了琼教授的爱人刘教授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陌生年轻小伙子,正聚精会神地和刘教授下象棋。


见有客人来了,年轻人和刘教授同时抬起了头,我连忙恭敬地、并微笑着向刘教授问候道:“刘教授,您好!”


刘教授一边站了起来,一边笑着对我说道:“飞儿,你好啊!”


刘教授的话音刚落,就转身对着沙发上并已站起来的那个年轻人说道:“来来来,介绍一下,这是老琼的学生,简约飞。”


然后,刘教授又对着我介绍道:“这是贝克涵,是我的一位忘年交!”


我刚进门时就依稀感觉到了,这个年轻人是一位高个帅气的男生,只见他文质彬彬地,似乎又有点忐忑地向我打招呼道“你好!”


因为是下午,正好照进客厅的阳光是逆光,我并没有太注意到他的模样,我也只是礼节性地、微笑着向对方打招呼道:“你好!”一带而过,只是觉得他的名字很有趣,还不如干脆叫贝克汉姆得了!一想到这里,我就偷偷地在心里窃笑了起来!一股调皮的神情在我的脸上蔓延开,但是,我很快就收住笑容,跟随琼教授进入她的书房,开始向琼教授请教学习方面的问题。


当年,我家住在深圳观澜,由于,心里惦记着搭乘回观澜的大巴,当年的交通非常不便利,从深大乘大巴回观澜,需要三到四小时的车程,而且要换好几次的大巴、或是中巴。


我在琼教授的书房里,呆不到一小时,已是下午4点多钟,我就匆匆起身向琼教授告辞,当我和琼教授从书房出来,来到客厅时,却发现贝克涵和刘教授的棋盘不知何时,已挪到了院子里去将军了,因此,我没有去惊动他们。对于贝克涵,我几乎是没有太多的印象。


可是,三天后的一个电话,一下子把我和贝克涵的距离拉近了,近得有点闪电、有点慌乱、有些让人措手不及、还有些令人眩晕。


我的好友阿梅从河源来探视我,我们结伴去深圳东门逛街。逛完景,回到观澜的家里,已是下午5点钟,我们刚进家门还没来得及放下背包,放在沙发转角上的电话铃声响了。


我快步走到沙发傍边,匆忙地拿起了电话,并习惯性地将电话放到耳边,对着话筒说道:“喂,你好!”


电话的那头,清晰地传来了文雅的男中音,一个极富磁性很迷人的声音,说道:“你好!是飞儿吗?”


也不知道为何,我心里面突然慌乱起来,连忙对着电话回答道:“是的。”


顿了顿,我接着疑惑地在电话中问道;“你,是哪位啊?”


耳边又响起了温柔略带微笑的声音,说道:“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听到对方略带开玩笑的声音,我的心慌加剧了,竟然莫名其妙的、怦怦地加速起来!


这时,好友阿梅从我的表情里,发觉到了我的异样,就用双眼示意我坐下,并伸手将我的背包从我的肩膀卸下。


等阿梅从我的肩膀上拿下背包后,我就势坐到了沙发上,脑海迅速地开始搜索着:“他是谁?”可是,当时一头的雾水!


但,我的脑海中却开始回荡起一首歌里的歌词:“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的熟悉旋律,一首当年很流行的歌曲,齐秦的:《北方的狼》。


是因为我喜欢那首歌而让自己心动呢?还是因为他迷人的声音?不得而知,可是,猛然间,我竟然对着电波的那头问道:“你,是贝克涵吗?”


也许,是由于惊喜!电波的那头传来对方益发充满魅力的声音:“是的,是的,飞儿,你竟然还记得我?”


    从那以后,每天下午5点钟,涵涵都会准时地给我电话,他的声音对我来说是一种诱惑,是一种期待,我们的电话粥也就越煲越醇香。


我们从盘古开天辟地侃起;我们从天空为什么是蓝的侃起;我们侃人生观;我们侃世界观;我们侃价值观;我们侃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侃出了我们的爱情,不由自主地彼此把心中的玫瑰播撒,我们手持玫瑰闻香而醉,所有爱的孕育都在意念中交融,让我们彼此承载将生命变得更深更远……。


    我常常会感叹!其实,生命就是一场传奇,一种不真实的梦幻,但,贝克涵确确实实成为我的爱人、我的丈夫、我最亲密的朋友、甚至是哥们。


有朋友说:涵涵身材长得像费翔;更有朋友说:他像当年风靡一时【上海滩】里的许文强;我却认为:他更像电影【追捕】里的杜丘。


谁又会预料到,当年这位才华横溢、身高182㎝、浓眉大眼、长着笔挺高高鼻梁的帅男生,一匹来自北方的狼,会让我捷足先登,让不少女生愤愤不平。


接涵涵的电话,在不知不觉中已成为我生活里的习惯,一个星期后的一个下午,五点钟如期地接到了涵涵的电话,他邀请我过几天出席他的一个聚会,希望我一定要去,因为那个聚会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我当时犹豫了几秒钟,因为,我已意识到,如果我同意,就等于接受了,他在电话中含蓄情絮的表白,也就是宣称自己正式地走入了他的生活旅程。


也许,是我在电话中突然变得沉默不语,电波的那一头传来涵涵略带有点急促的声音:“飞儿,你好好考虑一下!等会再给我电话,好吗?”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涵涵就把电话给挂了。我傻傻地坐在沙发上发呆,脑海里努力地想记起他的模样,可是,仅凭一周前在琼教授家的那匆匆一面,我真的无法把涵涵的样子,和“身高182㎝、浓眉大眼、长着笔挺高高鼻梁”的帅男生聚焦在一起。


经过这一周来的电话交流,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涵涵是个才华横溢,思维敏捷、很具魅力的男生,尤其是,他在电波中说话的声音,那么地温文尔雅!真的很迷人很迷人!虽然我对他的职业、他的年龄、他是哪里人、他的其它等等……还是一无所知,甚至他的样子还是模糊的。


正当我一直呆坐在沙发上,心里头在不停地搜索着有关于涵涵的一切!但是,一切都是那么地模糊不清!似乎一切的猜测又是那么地枉然而苍白无力!


大约半小时后,涵涵等不及我的电话,先将电话打了过来,我刚拿起电话就传来他有些沮丧的声音:“飞儿,是不是我没戏啦?”


其实,当时我真的还没想好,时间也不容我多想啊!但,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涵涵已在深深地吸引着我。


从电波里听到涵涵那很焦急的声音,我突然在电话中脱口而出:“我要见你!”


涵涵从电话中一听到我的决定,几乎从电话的那一头高呼起来!激动地对着电话向我喊道:“好,飞儿,你等着,我马上来接你!”


一种期待竟然在我的内心深处萌生,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的白马王子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奔驰而来,来到我的身边,伸手将我怀抱上了骏马,然后,扬鞭而去……!


还没等我从梦境中徜徉回来,还没等到我的回话,紧接着,又传来涵涵那欣喜若狂的声音:“我还以为自己被判死刑了呢!”


    我在电话的这边悠悠地,对着在电话那一头的涵涵说道:“怎么会呢,这样吧,我明天去你那!见完面后,我顺便去深大琼教授家,讨教几个学习上的问题。”


    涵涵在电话中无比欢欣地坚持道:“不行,我不放心,我明天去观澜接你。”


    在电波中传来涵涵那欢腾的声音,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在我心里头开始荡漾起来!最后,在我的坚持下,我们约好第二天早上,我们到南头关口碰面,涵涵当年住在蛇口……。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